可悲,宋朝軍人最怕的不是敵人,而是聖旨

兩軍交戰,士兵們最怕的是什麼?

當然是生死,只要一開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士兵們浴血奮戰為的是什麼?

往小裡說,是為了討口飯吃,建功立業;往大里說,是為了守土開疆,保家衛國。軍人,永遠是值得我們尊敬的一類人。不然,他們為什麼不去找點兒輕鬆、安全的工作呢?

可悲,宋朝軍人最怕的不是敵人,而是聖旨

宣讀聖旨

然而,在宋朝,軍人們最怕的不是生死和敵人,而是一樣你想都想不到的東西,就是聖旨。聖旨一到,摧枯拉朽,恁你是多大的軍方大佬和功勞,一概讓你臥倒,俯首聽命,稍有不慎,就會讓你後悔莫及、追悔終生。

也許,是我說得有些過了,但這就是宋朝軍人的真實寫照。

比如說吧:

北宋的西軍

西軍和西夏打了一輩子仗,大頭兵們從未怕過黨項人,管它什麼鐵鷂子、步跋子,在我神臂弓、床子弩面前那都是活靶子。

可悲,宋朝軍人最怕的不是敵人,而是聖旨

狄青

西軍也出了很多優秀的名將,比如狄青、王韶,折家將、種家將等,可是西軍永遠也別想在邊關取得多大的功勞,終(北)宋一朝,他們都沒能將西夏怎麼樣(南宋不接壤,也沒機會了),這就是西軍最痛苦的地方。

有人問:這是為什麼呢?

這就得問問朝廷的聖旨了。打敗仗的時候,聖旨來興師問罪,打勝仗的時候,聖旨來割地求和;形勢不利催你進兵,形勢大好叫你撤退。不管耐性多好的軍人估計都得被它逼瘋,一代代名將也都被坑死在這一道道的聖旨裡面,有時候,他們寧願沙場戰死、青史留名,至少比窩囊的死去要來得痛快。

南宋的中興軍

中興軍就是南宋初岳飛、韓世忠、劉錡那一批猛人,中興是針對整個宋代而言的。估計這批軍人是有宋以來最強悍的一支了,他們硬是扛住了巔峰期的女真騎兵。

可悲,宋朝軍人最怕的不是敵人,而是聖旨

岳家軍

事實證明:宋軍其實並不像它以往表現出來的那樣羸弱,只要讓他起飛,他可以遨遊太空!

然而,中興軍在聖旨面前一樣生不如死,每次打到關鍵的時候,不是被豬隊友坑一把,就是被聖旨腰斬,一次次改變南宋命運的機會就這樣無情地流逝,很多生在這個年代的武將壽命都不長,他們內心受到的傷害何止10000點?

這其中受傷最深的莫過於北宋的狄青,南宋的岳飛了。

放在任何一個合適的年代,他們都將建立不世之功,與衛霍齊驅,在冷兵器時代,他們就是國家的超級武器、定海神針。

但,偏偏他們就出生在了宋代,也許,正是這樣的安排,才讓他們的遭遇如此讓人刻骨銘心!

我記得,在漢代,有一位將軍,他用抗爭的方式和聖旨作鬥爭,矯詔(偽造聖旨)出兵西域,成就大漢偉業,他的名字叫陳湯。

可悲,宋朝軍人最怕的不是敵人,而是聖旨

陳湯

也許你不記得他的名字,或者不熟悉他的人生,但你一定記得他說過的那句話:

「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明天繼續……

本文作者《蜀山筆俠》,一個文章會「說話」的歷史作者,專注於不同角度看歷史,探索不一樣的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