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命令兒子射殺幼鹿,後者痛哭流涕不肯下手,不久被冊立為太子

魏明帝曹叡是武帝曹操之孫,文帝曹丕的長子,生母是文昭皇后甄氏(相傳名叫甄宓,但史無記載)。據史書記載,曹叡不僅相貌俊美、超凡脫俗,而且聰慧過人、博聞強識,很早便在詩賦等方面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天賦,由是令曹操驚異、欣喜(「生而太祖愛之,常令在左右。」見《三國志·卷三》)。

皇帝命令兒子射殺幼鹿,後者痛哭流涕不肯下手,不久被冊立為太子

曹操非常喜歡孫兒曹叡

曹操因為喜愛孫兒,便經常把他帶在身邊,對其進行刻意栽培。某次在朝會宴席上,面對著滿朝文武,曹操曾把孫兒拉到身邊,並得意洋洋地跟眾人講:「有此兒在,孤的家族基業至少可以繼承三代。」正因如此,曹叡備受天下矚目,而曹丕也因此更加喜愛他(「帝生數歲而有岐嶷之姿,武皇帝異之,曰:『我基於爾三世矣。』」見《三國志·卷三》注引《魏書》)。

黃初元年(220年),魏王曹丕逼迫漢獻帝「禪位」,隨即建立起曹魏政權,而在此之前,身為長子的曹叡已經獲封為武德侯,並於次年初進封為齊公。雖然曹叡此時並沒有被冊立為太子,但身為長子的他,實際上已在享受「儲君」的待遇。但讓人沒想到是,就在曹叡春風得意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大變故,卻把他拋入到人生的谷底。

皇帝命令兒子射殺幼鹿,後者痛哭流涕不肯下手,不久被冊立為太子

曹丕即位前,便已經開始冷落甄夫人

原來,喜新厭舊的曹丕在稱帝之前,已經開始冷落嫡妻甄夫人,轉而去寵幸容貌美豔、生性狡黠的郭女王,而等到他稱帝后,又「接收」了李、陰兩位貴人作為新寵,對甄夫人的關愛便更加稀少。甄夫人青春正盛,難耐空閨寂寞,一旦被曹丕冷落起來,心中憤憤不平,難免流露出怨恨的情緒,由是令性格剛強、敏感多疑的曹丕懷恨在心。

曹丕因為對甄夫人不滿,再加上郭女王及李、陰兩位貴人的「煽風點火」,最終在黃初二年(221年)七月,遣使將甄夫人賜死。事後,為防止甄夫人的鬼魂作祟,曹丕還特命在甄夫人殯葬時,要其披髮覆面、以糠塞口(「初,甄后之誅,由郭後之寵,及殯,令被髮覆面,以糠塞口,遂立郭後。」《三國志·卷五》注引《漢晉春秋》)。

皇帝命令兒子射殺幼鹿,後者痛哭流涕不肯下手,不久被冊立為太子

甄夫人因為口出怨言,被曹丕下令賜死

甄夫人遇害後,曹丕抱著「恨屋及烏」的心理,便將愛子曹叡降封為平原侯,甚至還想廢黜他為庶人。不僅如此,曹丕因為擔心曹叡會怨恨自己,便想冊立徐姬所生的皇子曹禮為儲(郭女王及李、陰兩位貴人均無子),並廣泛徵求群臣的意見,但並不為文武百官所接受。曹丕進退兩難之際,便將冊立太子一事擱置起來。

曹叡得知父皇對他心存猜忌的訊息後,便每日裡低調做人、謹言慎行,以避免犯錯,從而給政敵提供攻擊的口實。曹丕見兒子如此低調謹慎,並且從未對自己流露出不滿的情緒,再加上他此時已開始懊悔處死甄夫人,於是便對兒子產生愧疚心理。曹丕出於「贖罪」心理,漸漸地便開始對曹叡關愛起來,但還是拿不定主意是否立他為儲君,直到一件小事讓他堅定信心。

皇帝命令兒子射殺幼鹿,後者痛哭流涕不肯下手,不久被冊立為太子

魏明帝曹叡

且說曹丕某日遊興大起,便帶著曹叡等人到宮苑去狩獵,忽然看見不遠處有母子兩頭鹿正在並肩吃草,動作甚是親暱。曹丕見狀,便彎弓射殺了母鹿,並命令曹叡射殺在母鹿身邊哀哀不肯離去的幼鹿。面對父皇的催促,曹叡數次舉起弓箭又放下,最後將其仍在地上,然後痛哭流涕地對曹丕講:「陛下已經殺掉了母鹿,臣實在不忍心再殺掉它的孩子。」

曹丕聞言大感驚異,但很快便明白兒子的心中所想,知道他肯定是觸景生情,想起自己的母親甄夫人。於是曹丕輕嘆一聲,然後當著眾人的面連誇曹叡的仁慈,並由此決定立其為太子(「帝常從文帝獵,見子母鹿。文帝射殺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從,曰:『陛下已殺其母,臣不忍復殺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樹立之意定。」見《三國志·卷三》注引《魏末傳》)。

皇帝命令兒子射殺幼鹿,後者痛哭流涕不肯下手,不久被冊立為太子

郭女王把曹叡收為養子,並助他成為太子

果然沒多久,曹叡先是被進封為平原王,隨即又繼給郭皇后(郭女王)做養子,由此成為嫡長子和實際上的儲君。黃初七年(226年)五月十六日,魏文帝曹丕病重不起,在彌留之際冊立曹叡為太子。次日,曹丕駕崩,太子曹叡正式登基為帝,是為魏明帝。地位本來岌岌可危的曹叡,因為不肯射殺幼鹿,由此迎來命運的大轉折,並最終被立為太子、皇帝,其經歷實在是過於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