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之亂」的最後一王是怎麼掌權的?(1)

公元306年下半年,晉惠帝食物中毒死後,他弟弟司馬熾即位,成為晉懷帝。這時,八王之亂已經進入尾聲,七王都死了,只剩下東海王司馬越在朝廷獨攬大權。晉懷帝任命中書監溫羨為司徒;尚書左僕射王衍為司空,並將晉惠帝埋葬在太陽陵。

司馬越任命的幷州刺史劉琨抵達上黨,原在幷州的司馬越弟弟司馬騰則由井陘東下。那時幷州饑荒嚴重,並多次被胡寇侵擾,郡縣都不能自保。州里的將領田甄田蘭兄弟、任祉、祁濟、李惲、薄盛等人帶了流民一萬多人,跟隨司馬騰到冀州討飯,因此這支乞丐隊伍被稱作””乞活””軍。這樣一來,幷州剩下的戶籍不到二萬,盜賊橫行,道路斷塞。劉琨在上黨招募士兵,得到五百人,便邊打邊往幷州前進。到州府晉陽時,府第早已焚燬,城裡城外一片蕭條。劉琨撫慰百姓,頒布法令,情況開始好轉,流民也慢慢開始回來。

「八王之亂」的最後一王是怎麼掌權的?(1)

第二年春正月,晉懷帝改元為永嘉。司馬越姑姑的兒子吏部郎周穆和司馬越妹夫御史中丞諸葛玫勸說司馬越道:「主上之所以成為太弟,都是張方的主意。清河王本來是太子,明公應該立他為帝。」司馬越不同意。二人一再提起這事,司馬越一怒之下把他倆都殺了。

三月,晉懷帝下詔追復楊太后的尊號,並把她改葬進入皇陵;又立清河王司馬覃的弟弟豫章王司馬詮為皇太子。晉懷帝親覽大政,留心平凡的事情,和晉惠帝大不一樣。司馬越因為不能專權,十分不高興,便一再請求出朝迴歸藩國。晉懷帝挽留不住,終於答應了,司馬越便離開洛陽出鎮許昌。

「八王之亂」的最後一王是怎麼掌權的?(1)

司馬越又讓高密王司馬略為徵南大將軍,負責荊州軍事,鎮守襄陽;讓南陽王司馬模為徵西大將軍,負責秦、雍、梁、益四州軍事,鎮守長安;改司馬騰為新蔡王,負責司、冀二州軍事,仍然鎮守鄴都。這三王都是司馬越的弟弟。

司馬穎部將公師藩戰死後,他的部將汲桑率領本部逃到苑中,任命手下少數民族羯人石勒為伏夜牙門,讓他帶領一班Wrangler去劫掠各個郡縣的囚犯,又招集山澤裡的亡命之徒。這些人都來歸附石勒,於是石勒隊伍開始壯大。汲桑因此自稱大將軍,聲言要誅殺司馬越和司馬騰兄弟,為成都王司馬穎報仇。汲桑以石勒為前驅,所向披靡,便任命石勒為掃虜將軍,封忠明亭侯,進攻鄴城。那時鄴城裡面府庫空虛,而司馬騰的開銷又大。

「八王之亂」的最後一王是怎麼掌權的?(1)

司馬騰性格吝嗇,對手下沒有恩惠,到事情急了,才賞賜將士米各數升,布各丈餘,因此將士不肯為他效力。等到汲桑逼近時,司馬騰命令部將馮嵩帶兵阻攔他們。結果馮嵩大敗,只帶領了少數親兵落荒而逃。於是汲桑長驅直入。鄴城守軍都不願為司馬騰賣命,汲桑便輕易攻破了城門,進入鄴都。司馬騰自己也被汲桑部將李豐的隊伍所殺。

汲桑找出司馬穎的棺柩,載在一輛車中,每次有重要事情必定要在他棺柩前面啟奏後才行動。汲桑與石勒等人然後放火燒了鄴宮,大火十多天都不滅。他們屠殺了士民一萬多人,大肆掠奪以後,出城而去。汲桑乘勝率軍在延津渡過黃河,往南攻擊兗州。司馬越大為恐懼,便任命侍中王贊為將軍,持詔書前往兗州授命苟晞為將,代替司馬騰負責司冀二州的軍事,並叫王贊輔助苟晞討伐汲桑。

「八王之亂」的最後一王是怎麼掌權的?(1)

汲桑和石勒轉而到樂陵(山東)去攻打幽州刺史石鮮,石鮮戰敗而死。乞活軍將領田禋率兵五萬救石鮮,石勒又擊敗田禋,於是和苟晞等人在平原和陽平(山東西北部)之間僵持,幾個月裡大小三十多戰,互有勝負。秋七月,司馬越率軍進駐官渡(今河南中牟東北)聲援苟晞。

朝廷又任命琅邪王司馬睿為安東將軍,負責揚州江南的軍事,鎮守建業,為苟晞徵集軍糧。八月,苟晞招集所有部將到他的大營,說:「消滅汲桑的時機到了。汲桑之所以能抵禦我大軍這麼多日子,一是因為他的兵士勇猛並不怕死,二是因為兗州沒有堅壁清野,這些賊兵得以掠奪田野裡的穀物作為軍糧。以前我軍屢攻不下,都是因為賊兵得到秋糧,吃飽了有力作戰。現在他們的秋糧已經吃光了,而我們有琅邪王用江南豐盛的稻穀不斷補充我們,所以優劣之勢已很明顯。諸位將軍只管奮勇進擊,很快就可以拿下汲桑了!」各位將領都欽佩地說:「州牧明鑑,我們實在不如!」便都回各自軍營準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