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為什麼被稱為清官?海瑞陞官的秘訣是什麼?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於海瑞遭人排擠還能陞官的文章,歡迎閱讀哦~

  海瑞一定是很多人都非常熟悉的大清官了,他清官的名頭不光是當時,在後世也流傳了數百年。只不過,海瑞在當官的時候其實也是一直遭人排擠的,這也很正常,海瑞的性格去做官,一定會得罪一大票的人,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海瑞明明遭人排擠,卻還一直不斷升遷,排擠難道不是會被擠出朝廷嗎,為何海瑞的敵人們卻在幫他陞官?


image.png

  海瑞出生在一個家道沒落的家族,在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年輕的媽媽靠勤儉節約拉扯他長大。媽媽對他管教特別嚴格,希望他長大后能夠博取功名。要想當官,正途是參加科舉考試,中了進士才算進入體制內。但是海瑞在科舉之路上一直不順暢,到35歲才中舉人,接連兩次進京參加會試都名落孫山。估計他對科舉考試心灰意冷,之後就再沒參加過會試。40歲那年,海瑞因為有舉人身份被授予福建南平縣教諭一職。這個職位相當於現在的縣教育局局長,芝麻大小,沒啥權力。但是海瑞不嫌官小,立志要在小崗位上干出大成績。他一上任就著手整頓學風,嚴抓紀律。

  海瑞可以說是個偏執狂,他出了名的嚴苛,上任不久就得罪了幾乎所有同事。雖然同僚都痛恨海瑞,但是上司還是很喜歡這種人——因為海瑞能給自己增添一點光彩。同僚們不喜歡海瑞,又見上司喜歡他,便紛紛舉薦,希望早一點把他調離。就這樣,陰差陽錯,海瑞被提拔到另外一個縣當縣令。

  當了縣令,舞台擴大了,海瑞的嚴苛和偏執更進了一步。一上任就進行改革,一刀切斷了所在縣官員的灰色收入。明朝官員工資本來就低,經海瑞這一改,整個縣的官吏都叫苦連天,紛紛向上級申請調離,都調走的都調走了。海瑞自己過著苦行僧一般的清貧生活,他的這種生活已經遠遠脫離普官員的範疇,因而別人根本無法和他保持一致。海瑞成為當時官僚系統中的一朵奇葩。官員們經常拿他開玩笑。有一次,浙江總督胡宗憲跟同事開玩笑說:「我聽說海瑞昨天給母親過生日,上街買了兩斤肉。好奢侈呀!連賣肉的都驚訝地說:想不到這輩子還有機會賺海縣令的錢。」

  整個縣的官吏都受不了海瑞這種做派,但是海瑞又沒有任何劣跡,別人根本抓不到他的把柄。就這樣,他當教諭時的情景再一次上演。全縣官員都紛紛向上頭舉薦,希望給海瑞陞官——升幾級都可以,只要他不管咱們縣。吏部果然給海瑞升職,提拔他為通判。

  海瑞每到一處,都會有大批同僚推薦他,原因都是同事們實在受不了他,又抓不到他的把柄,只好用「聯名舉薦」的方式將他送走。最後他從地方縣令升到中央,任戶部主事,六品。到了中央,他把「整治」的矛頭指向皇帝。1566年,海瑞給快要升天的嘉靖皇帝上了道奏疏。他在奏疏中毫不留情地大罵嘉靖皇帝奢侈迷信、荒淫墮落。嘉靖氣得兩眼直冒金花,命人將海瑞下獄,立即斬首。但嘉靖被太監勸住了,太監說:「陛下你殺他,你就成了紂王,他就成了比干。幹嘛要成全他呢?」嘉靖覺得也對,就沒再管監獄里的海瑞。海瑞在監獄里等著被處死,等來的卻是嘉靖的死訊。真令人哭笑不得。

  新皇帝上任,萬象更新,大赦天下,海瑞就這樣活了下來。不但活下來,還又被陞官了。內閣首輔徐階想在新皇帝面前露一手,便著手提拔名聲好的人,利用他們整頓風氣。海瑞這個「道德模範」就這樣進入他的視野。在徐階的大力推薦下,海瑞一路升遷,55歲時當了應天巡撫,達到了人生的最高峰。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海瑞到了應天依然偏執如故。他大力整頓官場,打擊土地兼并。應天是徐階的老家,海瑞整頓土地兼并,居然整到徐階頭上。他要求徐階劃出一半土地給農民。氣憤不過的徐階找人蔘了海瑞一本,海瑞的巡撫職位就被取消了,降職為南京總督糧儲。年過半百的海瑞絲毫沒有安享晚年的念頭,他不服氣,給皇帝寫奏摺,提出要辭職,並且還在奏摺中說當今朝廷的官員都是婦人,陛下你不要聽他們的話。這下他把大明王朝的全部官員都得罪了,當時的首輔李春芳跟同僚開玩笑說:「所有官員都是婦人,那我豈不是老婦人了?」這下沒人再保他,朝廷准許他辭職。海瑞便了回海南老家,從此閑居。尚未當首輔的張居正寫了封信安慰海瑞,讓他不要灰心。

  兩年後,張居正上台當首輔,海瑞滿以為張居正會提拔,可是等了很久也沒有提拔的消息。吏部有人提議起用海瑞,張居正批示說:「海瑞秉忠亮之心,抱骨鯁之節,天下信之。然夷考其政,多未通方。只宜坐鎮雅俗,不當重煩民事。」意思很明確,海瑞品德高尚,但過於偏執嚴苛,缺乏變通,只能當道德模範,不適合參與政事。所以,張居正掌權期間,一直沒有起用海瑞。


image.png

  萬曆十年,張居正病逝,萬曆皇帝親政,他清算了張居正的罪行,然後起用海瑞為南京都察院右僉都御史,這是個虛職,沒有任何實權。萬曆的意思也很明確:起用你,就是要讓別人看到我敢於任用別人不用的官,不需要你幹事,你坐在那個位置上擺擺樣子就好了。但海瑞可不這麼想。一上台就又開始整頓官場,弄得官吏們非常反感。他在同僚里沒有一個朋友,上班下班,從來沒有任何人和他打過招呼聊過天。萬曆十五年,73歲的海瑞死在任上。所有官吏似乎都非常高興,朝廷給他很高的榮耀:賜謚忠介,追贈太子太保。

  這就是清官海瑞的「另類升職」。海瑞不貪污,過著清貧的日子,這很難得。但他還不能算作政治家,甚至連當官他也不合格。因為他缺乏最基本變通意識,無法融入到當時的官僚系統中,缺乏同僚的支持。終其一生,他只是作為一個另類存在著,就像架子上的花瓶,作為一種裝點,對整個架子的歪與正起不到任何作用。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