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丨三峽、新安江水庫……水利工程怎樣抵禦洪水守護家園

觀察丨三峽、新安江水庫……水利工程怎樣抵禦洪水守護家園

三峽工程在汛期可以發揮攔洪作用,利用221.5億立方米的防洪庫容,攔蓄超過下游安全洩量的洪水。今年汛情以來,三峽一直減少出庫流量,在攔蓄洪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圖為7月14日,船舶有序行駛在水位上漲後的三峽五級船閘上游引航道(無人機照片)。鄭家裕 攝

觀察丨三峽、新安江水庫……水利工程怎樣抵禦洪水守護家園

新安江水庫是華東地區最大的水庫,在錢塘江流域的防洪度汛中起到關鍵作用。受持續降水影響,新安江水庫水位持續快速上升,水庫於7月8日打開全部9個洩洪閘洩洪,進行防洪調度。圖為新安江電廠工作人員在壩體內部中央控制室工作。新華社記者 翁忻暘 攝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柴雅欣報道庚子之夏戰大汛。

當前,我國正進入「七下八上」(7月下旬至8月上旬)防汛關鍵期,江河洪水呈現多發、頻發趨勢。今年6月以來,截至7月13日,全國433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條河流發生超過保證水位洪水,33條河流發生超歷史洪水,防汛形勢十分嚴峻。

緊要關頭,怎樣全力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從新安江水庫9孔洩洪降低庫區風險,到三峽水庫攔蓄洪水保下游安全,今年入汛以來,截至7月13日,我國大中型水庫已累計開展2297次水庫調洪工作,攔蓄洪量超過647億立方米,避免人員轉移723萬人,特別是調度三峽水庫及長江干支流水庫群,有效降低了長江中下游和兩湖地區水位。

水利工程建設是我國防洪減災工程體系的重要環節之一。新中國成立以來,從物質條件極其匱乏的肩挑背扛到如今技術水平世界領先,一代代水利工程建設者自力更生砥礪奮鬥,築起一個個抵禦洪水守護家園的堅固屏障。

攔蓄調洪,水利工程護平安

7月14日下午3點,隨著最後1孔洩洪閘關閉,位於錢塘江上游的新安江水庫恢復了平靜。而在一週前,由於超過汛限水位,新安江水庫建成運行61年來首次9孔全開洩洪,碧水出閘、水霧沖天。

「新安江水庫水位已經回落到汛限水位以下,未來兩天庫區預計沒有集中強降雨,水位將持續回落,因此決定關閉洩洪閘,維持滿負荷發電直至出梅。」浙江省水利廳相關專家告訴記者,新安江水庫的汛限水位是106.5米,這好比是一條警戒線,但是否開閘洩洪、開多少孔數則取決於水位、後期降水量、下遊河網承受能力等多重因素。

新安江水庫洩洪,是水庫調洪在防汛減災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一個縮影。水庫是我國防洪減災工程體系的重要部分。

利用水庫進行防洪調度,關鍵是要把握洪水規律,堅持「早行洪、錯洪峰、攔尾洪」的原則。在洪水初期,要充分用足水庫下遊河道行洪能力,避免防洪庫容被無效佔用;洪峰出現後,精準削峰、錯峰,避免下游洪水形成惡劣組合;洪水轉退後,全力攔蓄尾洪,縮短下游高洪水位時間。

「水庫調度一般是在上一次洪水發生後,利用下一次洪水到來前的有利時機,儘快把庫容騰空,下洩洪水,為下一次洪水到來做好防備。」水利部水文情報預報中心主任孫春鵬說。

大江大河滔滔向前,利用水庫、堤防等攔下、擋住,可有效保障上下游安全。相比之下,大型湖泊有其獨特的水系、水文特點,水系複雜,母湖連子湖,河湖渠庫相通,防汛面臨不小的挑戰。

「太湖已超警戒水位多日,目前還維持在較高水位。」水利部水文水資源監測預報中心副主任劉志雨表示,根據降雨預測,未來太湖水位將會持續上漲,可能發生超過保證水位的洪水。

對太湖來說,水位上漲1釐米,意味著多出2300多萬立方米的水,相當於1箇中型水庫的容量。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副局長吳浩雲介紹,太湖雖然流域面積廣,達3.69萬平方公里,但平均水深不足2米,像個淺盤子,加上「進水快、出水慢、易『憋』水」的特點,湖泊調蓄能力有限,對水位變化敏感。

太湖防汛,既靠堤壩擋,也靠工程排。太湖流域位於長江南緣,有數十條河道與長江相連,而長江是太湖流域排洪的重要通道。因此,太湖流域管理局未雨綢繆,汛前調度骨幹工程,合理預降太湖水位,汛前累計排洩太湖水14.1億立方米;入梅以來,通過太浦河、望虞河排水8.28億立方米,相當於降低太湖水位0.35米,通過沿長江其他口門排水8.04億立方米,通過沿杭州灣口門排水6.15億立方米。6月28日水位超警後,太湖流域管理局還立即調度望虞河樞紐、太浦閘全力搶排太湖水。

從無到有,篳路藍縷治水患

水資源時空分佈極不均勻、水旱災害頻發,自古以來是我國的基本水情。中國人與洪水的抗爭從未停止,大大小小的水利工程汛期防洪、旱時調水,堅守在蜿蜒密佈的水系之上。

公元前256年,戰國時期的秦國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率眾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這一大型水利工程現存至今依舊在灌溉田疇、造福人民,其以年代久、無壩引水為特徵,被譽為「世界水利文化的鼻祖」。

自16世紀下半葉起,中國水利事業的發展已趨緩慢,直到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只有1200多座水庫。

新中國成立後,經過幾代水利人不懈努力,如今我國已有各類水庫近10萬座,總庫容超過9000億立方米:三峽水庫是三峽水電站建成後蓄水形成的人工湖泊,集防洪、發電、航運等功能於一身;三門峽水庫是黃河上的第一個大型水利樞紐工程,擔負著黃河下游防洪、防凌重任;世紀工程小浪底水利樞紐,讓黃河下游防洪標準從六十年一遇提高到千年一遇,還有位於黃河上游的龍羊峽水庫、位於浙江錢塘江上的新安江水庫、位於漢江中上游的丹江口水庫……

如今,我國建成了集水庫、堤防、水閘、蓄滯洪區、分洪河道等於一體的較為完善的防洪抗旱減災工程體系,一大批水利骨幹工程和控制性樞紐守衛著我國的大江大河大湖。截至2018年底,我國已建成5級及以上堤防31.2萬公里,可保護人口由2000年的4.6億人增長到超過6.3億人,保護耕地面積由1974年的2.9萬千公頃增長到4.1萬千公頃。這與新中國成立初期僅有4.2萬公里堤防、大江大河基本沒有控制性水利工程的狀況形成鮮明對比。

據氣象部門預測,7月中下旬,長江上中游地區仍有明顯降水。「三峽此前一直減少出庫流量,在攔蓄洪水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劉志雨說。

歷史上,長江上遊河段及其多條支流頻繁發生洪水,每次特大洪水時,宜昌以下的長江荊州河段(荊江)都要採取分洪措施,淹沒大量鄉村和農田。從1994年正式動工興建到2009年全部完工,三峽水利樞紐工程建成後,其巨大庫容意味著強大的調蓄能力,使長江中下游防洪標準由十年一遇提高到了百年一遇。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水電樞紐,三峽工程如何做到防洪科學調度?在汛期,三峽水庫可以發揮攔洪作用,利用221.5億立方米的防洪庫容,攔蓄超過下游安全洩量的洪水;而當長江下游防汛形勢緊張時,三峽水庫進行蓄洪,削減上游來的洪峰,控制出庫流量。

6月29日上午,為騰出庫容迎接可能到來的洪水,三峽樞紐開啟兩個洩洪孔,加大下洩流量。這是三峽樞紐今年首次洩洪。而在近期,三峽水庫持續削減下洩流量,減輕長江中下游防洪壓力。據統計,截至7月12日晚,三峽水庫共攔蓄洪水約30億立方米,相當於減少了210多個西湖的下洩水量。

隨著雨帶北移,淮河流域防汛工作也在緊鑼密鼓進行中,為未來可能發生的超警洪水做全力準備。

淮河,是新中國第一條全面系統治理的大河。紀錄片《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近日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將觀眾帶回了新中國成立初期治理淮河的艱辛歲月。

淮河介於長江與黃河之間,流域地跨河南、湖北、安徽、江蘇和山東五省,流域面積約為27萬平方公里。歷史上,淮河流域就水災不斷,往往「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1950年夏,安徽、河南交界連降大雨,淮河流域洪水氾濫,百姓受難。

「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在抗美援朝已經打響,國內經濟十分困難的情況下,中央仍毅然決定治理淮河,確定了「蓄洩兼籌」的治淮方針,成立治淮委員會,統籌全國之力,掀起新中國第一次大規模治理淮河水患的高潮。

1950年11月底,治理淮河第一期工程正式拉開帷幕。由於缺少大型機械設備,幾百萬民工在治淮工地上肩挑背扛,持續奮戰。到1957年冬,治淮工程基本完成,國家共投入資金12.4億元,治理大小河道175條,修建水庫9座,庫容量316億立方米,還修建堤防4600餘公里,極大地提高了防洪洩洪能力。

如今,淮河流域基本建成了防洪、除澇和水資源綜合利用水利工程體系,流域總體防洪標準得到明顯提高,實現了淮河洪水入江暢流、歸海有路。以治淮為起點,新中國此後修建的一系列水利工程澤被後世,凝聚著幾代中國人的治水智慧與不懈努力。

防汛抗洪不只需要修大堤、築大壩,還涉及水文監測等一整套體系。水文測站作為防汛「耳目」、御洪「尖兵」,及時記錄雨量、流量、流速等數據,為防汛救災決策提供重要參考。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只有353處人工測站,監測項目十分有限;現在,12.1萬處各類測站遍佈全國大小河湖,水位、雨量水文要素監測已全面實現自動測報,大江大河關鍵期洪水預報精度超過90%,水文監測站網體系也已基本覆蓋所有大江大河和有防洪任務的5218條中小河流。

久久為功,築牢防汛「銅牆鐵壁」

今年汛情以來,截至7月13日,水利部科學調度水工程攔洪647億立方米——水利工程在防汛抗洪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從這一數字中可見一斑。

作為保障國家水安全的重要基礎設施,近年來,我國水利工程建設腳步加快。目前,國務院確定的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已累計開工146項,在建投資規模超過1萬億元。引江濟淮、滇中引水、西江大藤峽水利樞紐、淮河出山店水庫等一批標誌性工程陸續開工建設,南水北調東中線一期工程等32項工程相繼建成,發揮了顯著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

7月8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了2020—2022年重點推進150項重大水利工程建設,要求抓緊推進建設,促進擴大有效投資,增強防禦水旱災害能力。

治水工作具有長期性和艱鉅性,不可能一蹴而就。經過多年建設,我國已逐步形成了較為完備的防洪工程和非工程體系,但在應對汛情中,水利建設與管理暴露出的短板仍待補齊。

病險水庫數量多。「我國水庫眾多,大部分建於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普遍存在工程建設標準低、維修養護不到位等情況,是防汛工作的薄弱環節和突出短板。」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說,水利部門今年計劃暗訪至少1000座大中型和6500座小型水庫,督促責任和措施落實到位,目前已暗訪了1400多座水庫。

中小河流防洪能力偏低,蓄滯洪區啟用難,也是此次汛情暴露出的短板之一。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員會委員程曉陶認為,除了做好重點河段的防洪工程,中小河流治理還需要加強統籌規劃,完善相關法規體系、管理體制和運作機制。

在大型湖泊治理方面,以太湖為例,「經過多年綜合治理,太湖流域防洪減災調控能力已有較大提高。但也存在洪水外排能力不足等問題。」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蘇州管理局副局長鄭春鋒說,今後將繼續完善防洪工程體系,抓緊推進吳淞江、望虞河後續、太浦河後續等骨幹工程開工建設,完善太湖調蓄、北向長江引排、東出黃浦江供排、南排杭州灣的流域綜合治理格局。

湖泊是蓄洪儲水的重要空間,自然屬性複雜,管理保護難度大。圍墾、侵佔水域、違法養殖等會導致湖泊面積萎縮、水域空間減少、生物棲息地破壞等問題,汛期則會帶來安全隱患。對江、河來說,侵佔灘地、修建阻礙行洪的建築物、河道亂堆垃圾等,則會嚴重影響河流的行洪能力。對此,水利部會同有關部門開展糾正河湖「四亂」突出問題專項整治,堅決糾正河湖亂佔、亂採、亂堆、亂建突出問題。

從洪澇氾濫到可治可控,從以血肉之軀抵擋洪水到建成一座座水庫堤壩,我國水利建設與防洪體系經歷蛻變,為守護江河安瀾、人民安寧立起了堅固屏障。然而,每次汛情都是嚴峻的考驗,容不得絲毫大意,加強預警、加固堤防、彌補短板,才能進一步築起防汛抗洪的「銅牆鐵壁」。

觀察丨三峽、新安江水庫……水利工程怎樣抵禦洪水守護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