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放過」偷外賣的大學畢業生嗎?

應該「放過」偷外賣的大學畢業生嗎?

報道周某盜竊外賣一案的電視節目截圖

最近兩天,我的朋友圈因為一名大學生周某吵得不可開交。#大學生偷外賣被刑拘應網開一面嗎#

不久前,正在準備考研的周某因在南京多次偷外賣而被刑拘。警方披露,當事人家庭困難,為了供其上學,其他兄妹3人都已輟學。

有人將其比作法國名著《悲慘世界》中因偷麵包獲罪的冉阿讓,發文稱「大學生因飢餓偷外賣被抓是整個社會的恥辱」「在『偷飯』大學生面前,我們都有罪」。甚至有人專門撥打了南京警方的電話,表示願意支付周某需要承擔的經濟賠償,希望警方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放他一馬。

不少人提及據說是上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的一樁公案。案件並不複雜,一位老太太被指控偷竊了麵包,面對法官的問訊,老人說:「我需要麵包來餵養我的孫子,他已經兩天沒吃到任何東西了,我不能看著他餓死。」

在這個流傳快一個世紀的故事裡,依據法律,老人將面臨10美元的罰款,或是10天的拘役。顯然,她並沒有錢繳納罰款,只能選擇後者。而此時,旁聽席上的紐約市長拉瓜迪亞站起身,拿出10美元向老太太鞠了一躬說:「請你接受10美元的罰款。」隨即轉身向法官和旁聽席上的所有人說:「現在,請每個人另繳50美分的罰金,捐給這位老人。我們必須要為我們的冷漠付出代價,以處罰我們生活在一個老人需要偷麵包才能餵養孫子的城市與社區。」

看到這個故事,我不禁想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老師關於大熊貓的經典舉例——「我好多天沒吃飯了,快餓死了,看到一隻熊貓能不能吃?當然可以吃,燒著吃烤著吃都可以,這叫緊急避險。」一個人的生命權毫無疑問地高於其他財產權利。

但周某已經處於食不果腹的危急情形了嗎?從已披露的案情看,恐怕沒有。案發時,周某已經從學校獲得了畢業證書,租住在南京市區的合租房裡,距離考研還有半年時間。如果他真的想自食其力,賺口飯錢肯定是沒問題的。而他偷外賣也不是一次兩次,在長達兩個月的時間裡,他自己都「記不清楚偷了幾次了」,警方有據可查的就有十幾次。

作為一個20多歲的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人,故意實施多次盜竊,這不能完全甩鍋給貧窮。我想,他大抵懷著一種僥倖心理——一個外賣而已,又不是什麼大錢,自己飽餐一頓,被偷的人大概罵句娘也不會深究。順了一次,沒有被抓,也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他自己也說:「以為偷外賣無人追究,就成了習慣。」

不只是他,大多數公眾也想象不到,順手偷幾個外賣會被警方刑事拘留,甚至判刑。辦案民警在接受採訪時特意提起周某的家庭情況和受影響的前途,一方面是對他「自毀前程」的惋惜,另一方面恐怕也是想向社會公眾進行一次深刻的普法教育——雖然案值不高,每次只有幾十元,但周某的行為已經構成多次盜竊,警方對其刑事拘留,是依法辦事。

從法律層面,警方的這一決定無可指摘。根據我國刑法和相關司法解釋,盜竊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或者多次盜竊、入戶盜竊、攜帶兇器盜竊、扒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而二年內盜竊三次以上的,就應當認定為「多次盜竊」。

應該「放過」偷外賣的大學畢業生嗎?

報道周某盜竊外賣一案的電視節目截圖

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近10起類似案例顯示,多次盜竊外賣,儘管涉案數額不大,被告人均被認定犯盜竊罪,除一人單處罰金外,多數被告人被判處幾個月不等的拘役。

對於周某,輿論給予一定的同情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很多人都是從艱辛的學生時代一路走來,周某「前途擱置」也確實可惜。但發生這樣的事,不能一味指責社會。偷竊,本身就是錯的,不能回到「誰弱誰有理」的思維定式上。

如果這樣說,被偷外賣的小哥豈不是更慘,本來掙的就是辛苦錢,明明已經「拍照送達」,外賣丟了少不了賠償或罰款,可能還會造成其他訂單的延遲,一天的獎金泡了湯。而點外賣的人,也許他的生活也並不富裕,咬著牙多花了幾塊錢想吃頓好的,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屬於自己的那份飯菜,等了幾個小時,也許氣都氣飽了,索賠時還要考慮外賣小哥也不容易,於情於理來回糾結。

觸犯法律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同情歸同情,法律歸法律,不能以「不公平」為理由,去提「不公平」的要求,不要動輒試圖以輿論綁架司法。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這個口子不能為任何人開,今天給偷外賣的大學生特權,明天又要為什麼身份鬆動?法不成法,社會更無公平正義可言。

更何況,我們身邊多少都有家裡不寬裕的同學、朋友,無論生活多麼窘迫,也仍然守住了不偷不搶的底線,自食其力,堂堂正正地活。我的一位同學,大學四年幾乎只靠食堂的饅頭和小賣部的醬填飽肚子,如今他研究生畢業入職國有銀行。這樣的奮鬥更值得我們注目,外賣小哥的奔跑更值得我們敬佩。如果想讓我們身處的世界變得更好,不妨關注這些年輕人成長的艱辛。周某當然也值得關注,但我們談論他,不是要為他的違法行為開脫,而是要為更多年輕人擁有公平的奮鬥環境而呼籲。

本報此前報道過疫情期間因停工而去開出租車、送外賣、做小販的年輕人,他們中有寫字樓的白領,也有創業的精英。他們用誠實勞動養家、還貸、給員工發工資。吃飯,他們靠自己。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作者: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