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與反控制 | 我們是怎麼把孩子一步一步逼上絕路的?

隨便一搜,近期多起孩子自殺的新聞。

有「專家」就分析了:

控制與反控制  | 我們是怎麼把孩子一步一步逼上絕路的?

這裡面有些詞沒錯,但「心理抗壓能力低」,「稍不順心,就易走極端」這些話實在不敢苟同。

其實,這種說辭之所以很多人也會贊同,是因為我們看到:

當時發生的事情本身,並沒有嚴重到要以死來回應。

控制與反控制  | 我們是怎麼把孩子一步一步逼上絕路的?

事情真的就如此簡單?

孩子們跳樓的背後就是:怕批評?抗壓能力弱?以自我為中心、稍不順心就跳了?

我看沒這麼簡單,

今天,我來為孩子們正名,看看我們是怎麼一步一步把孩子逼上絕路的。

控制與反控制  | 我們是怎麼把孩子一步一步逼上絕路的?

一個有自殺傾向的孩子背後,一般都有一個完美主義者。

我有一個親戚,就是這樣的完美主義者。

她總能一步到位的看到孩子身上的各種問題,然後迫不及待的加以糾正:

吃飯太慢了,趕緊吃;

字寫的不好,撕了重寫;

穿鞋太慢,我來;

孩子不愛跳舞,跳舞多好啊,那得跳;

孩子不想學游泳,你看現在洪水這麼大,那得學。

而當孩子抗拒的時候,她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分析,直到孩子精疲力盡,不得已藏起「自我意志」,然後從思想上屈服,從行為上服從,才算完。

孩子一開始比較配合,也很容易被說服,一步一步順著要求做,反反覆復不斷隱藏自己,不斷調整自己。

但隨著孩子長大,她的「自我意志」也越來越強大,要壓制這種自我意志慢慢變得不可能,孩子的表現就是經常莫名其妙的發脾氣,煩躁,大哭。

親戚的解釋是:越大越不聽話了!

但我知道,在「改造」她的過程中,她無力發出自己的聲音,也不可能延伸自己的「真實自我」。

她做什麼事情,都有家長在旁邊糾正,即使是跳繩,媽媽也會說:你跳的不對,看我,學我這樣跳就對了。

只要孩子一反駁,有自己的想法,媽媽就會用各種道理,並且溫和的堵住她的嘴,她根本無法反駁。

為什麼是溫和的堵住呢?因為《正面管教》不是說了嘛,要:溫和而堅定。

一個孩子,反反覆復的自我意志無法施展,就意味著她沒有存在感,長期沒有存在感就會產生長期的焦慮和挫敗感。

而孩子長大到內心的自我已經無法抑制的時候,衝突就無可避免的了。

在我們眼裡,這個孩子就是:明明小時候是乖孩子,怎麼長大了就變成這樣了呢。越長大,越不像話了。

既然越來越不聽話,我們能想到的辦法是什麼?

那還是管教的不夠,變本加厲,加強管教。

內心自我越來越難以抑制的孩子的做法是什麼?

越來越猛烈的反抗!

直到孩子終於明白,原來大人最大的威脅,就是死亡,雖然孩子還不知道死亡到底意味著什麼。

通過死亡的力量,完成了一次徹底的反抗,當你終於拿我沒辦法時,我也終於得到了解脫。

控制與反控制  | 我們是怎麼把孩子一步一步逼上絕路的?

孩子屬於弱勢群體

你或許不會認同我的說法。

什麼?

衣食無憂,不需要面對社會的毒打,他們是弱勢群體,不可能吧。

但現實情況,他們確實是。

雖然在物質上,現在的孩子們確實是衣食無憂,但在精神上,他們備受「壓制」。

在家需要接受我們的監管,在學校接受老師的安排,很少有孩子有話語權,很多時候,孩子就是想穿一件自己的喜愛的衣服,也會被家長建議,走在路上被成人指指點點。

我們在不開心不如意時,可以躲在廁所里抽根煙,可以坐在地庫的車裡沉思片刻,玩會兒吃雞農藥,暫時逃離上司的監管,愛人的盤問。

但這些要是放在孩子身上,他們就是不聽話、不上進。

孩子也需要這麼一片「陰影」,可以暫時躲避成人的馴化,讓自我意志可以得到稍微的舒展。

控制與反控制  | 我們是怎麼把孩子一步一步逼上絕路的?

我小時候的故事

校園欺凌歷史悠久,在我上中學時也是常事。

初一隔壁班一個同學跳河自殺,過程是這樣的:

因為被「校園惡霸」反覆欺負,他逃學了,被父母發現后,一頓毒打,然後被強行送回學校,告訴老師:要是孩子還是「不聽話」逃學,給我往死里打;

一個月後,實在受不了了,偷了家裡的錢去了廣州,父母最後找到了他,又是一頓毒打,說他是盲流,把他拎回了學校;

但這裡,無疑是他的「地獄」。

最後,他可能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或許,他的父母能稍微注意一點點孩子的絕望,他就可能不會走到河邊,擺好鞋子,疊好衣服,一躍而下。


即使我們不相信孩子們內心是堅強的,但我們也要相信任何生命都有「想活」的慾望。

你身邊有這樣的故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