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在波斯人崛起之後,波斯國王就逐漸注意到了盤踞在西方的古希臘文明。作為龐大帝國的擁有者,波斯國王自然是想要儘可能的擴大帝國的領土面積。因此在公元前492年時,時任波斯國王的大流士一世發動了對古希臘世界的征服戰爭,希波戰爭由此正式打響。

在古希臘世界軍民的英勇抗擊下,大流士一世的野心並未得到實現。在其死後,薛西斯一世繼承了他的遺志,繼續發動了對古希臘世界的第二次征服戰爭。但是兩張戰爭的結果都是相同的:即波斯帝國敗下陣來,古希臘世界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那麼這場戰爭對古希臘和波斯帝國都產生了怎樣的影響呢?

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希波戰爭示意圖

加速了東西方文化的融合

戰爭固然會對參戰方的人口、經濟等領域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但在文化交流方面,戰爭也同時能夠起到促進其進一步交流和融合的作用。在希波戰爭發生前,受地理環境因素的影響,古希臘文明和波斯文明基本上沒有交流的條件。但是隨著戰爭的爆發,雙方之間的文明交流卻在不經意間被推動了。

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馬拉松戰役中的希臘及波斯軍隊

那麼古希臘文明和波斯文明的融合給雙方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呢?

首先,古希臘文明中的民主因子被傳入波斯帝國境內,對波斯國王的專制統治造成了嚴重的衝擊。在吸收了前者的政治制度和思想之後,波斯帝國境內的一些被征服者重新燃起了想要爭奪獨立地位的念頭,這便加速了波斯帝國滅亡的歷史進程。

其次,波斯帝國的統一也讓古希臘各個城邦意識到了統一所帶來的好處。但礙於時代因素,古希臘各個城邦仍然並不具備結束分裂並且完成統一的歷史基礎,但是這卻為後來雅典和斯巴達雙雙爭奪古希臘霸主地位所引發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埋下了伏筆。

延長了古希臘文明的生命力

毋庸置疑的是,希臘獲得了希波戰爭最終的勝利,直接影響到了古希臘文明的生命力。不僅如此,許多古希臘世界的百姓的生命也因此免遭屠戮。我們不妨來看看波斯國王在對待被征服地區的百姓時都採用了怎樣的手段,對此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時殷弘教授和李雋暘博士在《帝國的衝動、慣性和極限——基於希羅多德波斯史撰的帝國戰爭考察》一文中曾經提到:

···他(岡比斯)還做出了極為殘暴的舉動:當著戰敗的埃及國王普撒美尼托斯的面折磨其子女,令其痛苦難禁;下令鞭撻已經亡故很久的埃及國王亞瑪西斯的屍體。這些是純粹由狂野的個人激情激發出來的暴力。簡言之,岡比西斯個人的暴烈衝動在帝國征服戰爭中找到了宣洩的出口。

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在位僅半年的法老普薩美提克三世

不難發現,波斯國王常常因個人情緒的波動而遷怒於被征服者。雖然上述材料僅僅指出了岡比斯對古埃及王室所做出的惡行,但王室的遭遇都尚且如此悲慘,更不要提普通百姓了。如果波斯國王真的通過希波戰爭控制了整個古希臘世界,那麼對於後者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在西方世界中,古希臘文明佔據重要的歷史地位。可以說,古希臘文明是如今西方文明的基礎,也是西方文明的源頭。如果希臘在希波戰爭中敗北,那麼後果自然可想而知:以波斯文明為代表的東方文明將統治全部西方國家,那麼如今的世界格局必然將與現狀有著天壤之別。

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征服了古埃及的波斯國王岡比西斯二世

並未直接導致波斯帝國的衰落

通常來說,一個國家或一個政權在巔峰或相對強盛時期,在一場關鍵戰爭中落敗后就會不可逆的走向衰落;但實際上波斯帝國的衰落卻與在希波戰爭中的失敗並沒有什麼聯繫,至少不是直接聯繫。對此,徐州師範大學歷史文化與旅遊學院的呂喬碩士在《希波戰爭與波斯帝國的衰落》一文中曾經提到:

在波斯人眼中,波斯帝國的中心地區不是伊奧尼亞而是巴比倫地區···希波戰爭結束后,波斯暫時處於防守時期,直到伯羅奔尼薩戰爭開始時波斯才恢復到戰前水平,並伺機干預希臘。由於希臘內部鬥爭激烈,波斯沒有必要再去遠征,而只需在幕後利用外交手段便可使希臘城邦臣服。

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伯羅奔尼撒戰爭示意圖

由此可見,波斯帝國在經歷了希波戰爭之後並未走向衰敗;相反,波斯帝國反而在很短的時間裡又恢復至戰前狀態,這就足以印證波斯帝國在希波戰爭中失去的利益並不足以動搖帝國的根基。

當然,希波戰爭對波斯帝國的國祚並非是毫無影響的。正如上文所提及的那樣,當古希臘文明通過戰爭的方式與波斯文明融合之後,不可避免的會對波斯人的思維產生一定的影響,這也間接影響了波斯帝國國祚綿延的時間。

爆發於公元前492年的希波戰爭,對交戰雙方各產生了哪些影響?

波斯帝國疆域圖

很明顯,希波戰爭對古希臘文明的影響要遠遠大於對波斯文明的影響。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雖然古希臘世界獲得了戰爭的最終勝利,卻並不代表戰爭對古希臘文明所產生的影響都是積極的。

在經歷漫長的戰爭過後,古希臘世界大多數城邦的經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所謂”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的衰落不可避免的會對其他領域產生負面影響。與此同時,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會因此下降,這也成為了導致古希臘世界社會秩序逐漸動蕩的因素之一。

同時,由於斯巴達在戰爭的前半段的身份一直是”領導者”,而戰爭後半段的領導者身份則轉化為了城邦雅典,因此也直接導致了後來二者的爭霸戰爭,給二者乃至整個古希臘世界都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影響,並直接導致古希臘文明逐漸走向衰弱。

參考文獻:

【1】《帝國的衝動、慣性和極限——基於希羅多德波斯史撰的帝國戰爭考察》,時殷弘、李雋暘著

【2】《希波戰爭與波斯帝國的衰落》,呂喬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